示例图片二

千古巫音——傩

在群山起伏、层峦叠翠的中国黔北湘西山区,至今还保存着一 种奇特的原始文化现象一傩。傩,原本为上古初民驱邪除疫鬼的 徳祭。在沈从文的《边城》中,男主人公叫“傩送”,意为“被神 眷顾的人”。据《玉篇》解:傩,魑假借字,惊驱疫疠之鬼。周代 的时候,这种攘祭逐渐发展为大规模的宫廷傩礼和民间乡傩活动,
从古m记载中可知,周代的傩仪基本保持着原始巫舞的面貌和特 征:巫师头戴面具,手执傩器,边歌边舞,降神驱鬼。到了汉代, 宫迁每年举行“大傩”仪式,除了戴面具模仿十二种神啓,用舞蹈 驱除鬼魅外,还有手执鼗鼓合唱礼神的歌曲。而后,这种巫术文化 逐渐从日益发达的中原退去,却在地域偏僻、生产方式原始的西南 地区长期保留下来。
尽管经历了漫长的历史时期,但其原始巫术的核心和表现形 式,却s本保持不变。傩戏,是我们了解傩文化的“活化石”。
傩戏中的“傩音”,作为原始音乐和语言的遗响,对人类音乐 和语言的起源和演变,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。闻一多先生经过考证
 
曾经推测,原始人的语言 和音乐没有明确的划分; 而同吋这带有特殊声调的 一个感叹音,因为不是一 个词句,甚至不是一个 字,而是代表一种颇复杂 的含义,所以是孕而未化 的语言。
傩戏的另一个重要 特征是傩面具,是审美起 源于原始宗教活动的有力 证据,在傩信仰者看来, 傩面具有超自然的神的 属性。在这种观念的支配 下,傩文化地区发展了精 湛的面具雕刻艺术和丰富 多彩的面具舞蹈表演。
然而,随着文化的发 展,傩戏吸收了大量民间
 
现实生活的索材,人间气息渐浓.巫术意味减弱。不仅部分面具造 型从早期狰狞严肃的图腾面貌转向世间人物喜怒哀乐的面容,而且 许多面具舞也从纯粹的“娱神”走向“娱人”,成为公众喜闻乐见 的娱乐活动。
从这种演变中,我们可以淸晰地看到巫术与审美相剥离的过 程。晋代(文康伎)娱人面具舞,与傩仪傩舞冇千丝万缕的继承 关系;今天人类的戏曲脸谱,其造型多脱胎于傩面具。看了傩戏我 们就会明「fl,戏剧的审美活动,正是从原始宗教活动中缓慢地走出 来,巫术意味不断淡化的过程中,逐渐成为一门独立艺术的。
傩戏,正好补充了人类音乐、语言起源研究中的一个缺环,使 以往的某些推论有了确实的证据。在举行傩祭仪式时,巫师不断地 提高声调或降低声调,使之产生一种界乎说话与唱歌之间的声音形 态,似说非说,似唱非唱,这种用特殊声调表现某种语言,或者把 某积压语言用近似音乐的语调加以强调的状态,无疑是人类语言和 音乐较早的存在形式。可以说,巫术催化了人的语言特别是音乐的 发展。
正如傩而具的演变一样,随着傩戏舞巫术意味的逐渐淡化,不 少傩坛巫音也渐渐从神坛向世俗演变,成为相对独立的歌唱艺术形 式,构成群众性审美娱乐活动的重要部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