示例图片二

〖南京桑拿网〗肖他人毫无头绪

  下午4点30分。保罗收到供应商艾瑞克发来的邮件,是关于他们合 作的学校项目。艾瑞克说这个项目目前进度落后于原定计划,学校校长有 点不高兴。保罗本来想用邮件回复,但决定还是打个电话,他想起了今天 早些时候和内德沟通的教训。
  艾瑞克接起电话时充满防备,这只是他和保罗合作的第二个项目, 他希望自己表现不错。他解释说这个项目超出了预期,截止日期已过了四 个星期但项lil还没有完成,而这全是因为客户的需求总是在变。出于担忧 自己的地位和不确定保罗会说什么的情绪下,艾瑞克的边缘系统受到了过 度刺激。
  保罗现在也不在最佳状态。在社区里的数百位家长面前,他的名声 已在颜面扫地的边缘,这对他的地位是很大的威胁。一想到要面见校长, 保罗脑海中几十年前的边缘记忆又浮出了水而,那通常都是惹了麻烦去见 校长。保罗真想对着电话那头的艾瑞克大喊,但他知道生气只会让事情变 得更加糟糕。
  “那么,为什么会弄糟了?现在的问题在哪里?”保罗问道,他试着 压抑自己的情绪。
  “你看,这不是我的错,”艾瑞克回答道,“客户总是在中途改变自己
  
  的要求’他梅变一次,我们都会增加很多丁.作。如果他们不知道自己想要 什么,我也没办法。”
  “这就是问题所在,艾瑞克。”保罗停顿了下,他在思考自己要如何 才能给艾瑞克似好的回答。他i己得布本书里提到过“反馈三明治”的说法, 所以试卷先从好的一面开始,软化态度,使得对方更容易接受。“艾瑞克, 在我们合作的笫一个项目中,你做的很好,但是这一个项目有点糟糕。我 相信你一定会再次做好的,但现在这个问题的确很麻烦一”
  艾瑞克打断了他:“你是想说这是我的错?你知道客户把任务要求给 改了。你当时也在场。”他的声音因为愤怒而提高了,尽管保罗说了几个 表扬的字,但是艾瑞克的边缘系统早已做好反抗的准备。除了觉得地位受 到了威胁,艾瑞克还觉得保罗很不公平。
  保罗更生气了。早知如此,他就不那么含蓄地说话了,现在事情变 得更糟了。现在来到了对话的转折点:如果此刻保罗任由自己情绪用事, 两人之间肯定会无休止地吵起来,那将会是几个月以来他们一起工作的第 三次争吵。他停顿了一会儿,让自己的“导演”观察全局,试图找出其他 的解决方法。保罗做了很多努力,他尝试ffi新评估,将关注焦点放在艾瑞 克还是个新手的事实上,新手很容易犯别人都会犯的错误。不过关键时刻 他还是个不错的合作对象。这种重新评估让保罗不再生气了。艾瑞克的镜 像神经元捕捉到了这种情绪变化,也开始冷静下来。
  保罗想要找出新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。既然直接给艾瑞克提出意见 不起作用,保罗决定帮助艾瑞克,和他一起找到问题的原因。
  “你看,”保罗放慢语速,想让艾瑞克冷静下来,“我不是为了为难你, 我相信你已经尽力了。”
  “我很感谢你能这么说。”艾瑞克的情绪更加平静了。
  “我们来慢慢理顺这个问题,一个一个地来说。”保罗继续说,“你为 什么认为现在情况很糟糕?”
  艾瑞兖详细介绍了过去几周的情况,直到今天校长生气打来的那个
  
  电话。在40多分钟的时间里,他们从每个可能的角度讨论了这个项目。 就像在泥泞中跋涉,保罗向始至终都没苻想出办法找到问题的根源。他们 把相同的问题反反复复讨论了四遍之后,ifi后一致认定这是遇到新客户时 常冇的问题。尽管这种类似?新评估的“解决方案”有助于将这个问题先 放在一边,但它丝杂不能解决现在该如何应对校长的问题。保罗冇些不耐 烦了,他想赶快提出一个解决方案。他述议艾瑞克给校长打电话,把原来 的项目任务重新仔细地过一遍。艾瑞克拒绝这个提议,又一场辩论开始了。 20分钟以后,艾瑞兖答应回去_己再好好思考一下这个问题。
  保罗认为自己已经想淸楚了解决办法:和客户拟一份新的合同。如 果他可以说服艾瑞克同意向己就好了。一个十分钟就能解决的问题却让他 们谈了一个多小时。保罗不知道,为了和別人合作需要付出这么多努力、 承受这么多痛苦,到底值不值得。
  这个复杂的情况简而言之就是:保罗和艾瑞克正在做的学校软件项 目偏离了轨道。保罗想要帮助艾瑞克理淸头绪。艾瑞克深陷窘境难以向拔, 而保罗生气是因为自己感到了威胁。保罗尝试运用教科书上说的反馈技 巧,但这个策略选错了,尤其是对于已经感觉自己受到威胁的人。然后保 罗尝试用一种“理性的方法”来解决问题。两个人发现被细节所困,只能 原地绕圈。保罗又提出了建议,可艾瑞克不假思索就拒绝了。
  在放弃给予反馈意见后,保罗尝试了一种理性的方式来帮助別人解 决问题。他试着理解艾瑞克的问题根源并且做出建议。我把这种解决方法 称为帮助他人的“默认”方式。而保罗没冇意识到这种“默认”的方式 对于解决涉及人文的问题是没冇用的,甚至还会带来负面^效应。尽管保罗 很擅长找出软件的故障,但他需要先改变自己的大脑才能帮助提高他人的 表现。